临泽纪检监察网

首页 >> 清风文苑 >> 我家的半截铅笔
我家的半截铅笔
发布时间:2017-10-16 16:53:11

不久前,已大学毕业好几年,且在外地一家事业单位工作的女儿,给我打来电话:“爸爸,咱们这儿公开选拔副科级干部已经进入公示阶段,我也在列。”我在恭贺女儿的同时,告诫她,可别忘了咱家的那一支半截铅笔……

20世纪80年代末,我大专毕业后到一家县办小企业工作。工作几年后我当上了车间主任,并积极向党组织靠拢。当我将第一份入党申请书交到局党支部时,局党支部书记问我:“你为什么要入党啊?”我郑重回答道:“共产党推翻三座大山建立新中国,战争年代,共产党员的品质‘抛卢头,洒热血’,冲锋在前,不怕牺牲。和平年代,共产党员的品质‘吃苦在前,享受在后’,不计个人得失,清正廉洁。”书记满意地点点头。

按照我的思维,这入党申请书递交党组织一年后,第二年的“七一”,局支部一定会接受我为预备党员的。可第二年的“七一”,一点消息也没有,难道我哪地方做得不对。50多岁的老厂长是名老党员,他告诉我,党支部还在考验你呢,并鼓励我再写入党申请书。当我将第二份入党申请书交到局党支部书记手里时,书记笑着道:“听说你当了销售科负责人后,原来产品积压的情况化解了,继续努力。”书记说得不错,由于市场竞争激烈,企业产品大量积压,流动资金紧张,工资发不出。于是企业将我调到销售科。为了打开产品销路,我带着销售人员几乎一年300天都在外,那时女儿小,家里家外全靠妻子一个人。

听了书记的夸奖,我想明年的“七一”,这预备党员一定“有戏”了。可接下来的三年里,每年的“七一”,我都没有被党组织接受为预备党员,我百思不得其解。这年七月,我利用出差之机再次回了趟老家,在和老父亲闲谈中,父亲得知我写了五年入党申请书还没有被批准为预备党员后,他不动声色地从一张旧信封里拿出半截带橡皮擦的彩色铅笔,交到我手里:“还记得吗?”我点了点头……

那是上世纪70年代,我在村里上小学。一天,我跟在大队部当支部书记的父亲说,马上就要期终考试了,我想要一支带橡皮擦的铅笔,那个年代的橡皮铅笔非常时髦和紧缺。想不到几天后,父亲给我拿来一支橡皮铅笔,同学们争相观看和羡慕。可一个多月后,父亲被撤消了党支部书记职务。原来,我要的这支橡皮铅笔是父亲从大队部经费中私下帮我购买的,正值全公社整党整风运动在我们村举行,有人进行了告发,父亲如实承认。尽管橡皮铅笔只有一毛钱,但那个年代的一毛钱还是很值钱的。于是父亲将我那支没用完的半截铅笔要了回去,一直保存……

父亲看着半截铅笔问我:“你这两趟出差回老家是不是将绕道的车费报销了?还有每次回家拿来的礼品开了发票充业务费?”我点点头还如实告诉父亲,还有两次出差时请同学吃饭,私下将饭费也当作业务费报销了,还有……

“人在做,天在看”。老厂长签报发票时一定会心知肚明,只是碍于情面。此刻,我已经意识到自己的错误,真正的共产党员是不会这样占“公家”便宜的。我立即向老厂长说明情况,并将好几次多报销的车费、补助和业务费如数退给厂里。当第六次递交入党申请书时,我如实向局支部进行了思想汇报,并将父亲半截铅笔的教训也写了进去,想不到,来年的“七一”,局支部一致通过我为预备党员……

入党20多年来,我一直将父亲的半截铅笔带在身边,作为“传家宝”这次传给了即将当副科级干部的女儿……(作者单位:临泽县城管执法局)

 


勤廉兼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