临泽纪检监察网

首页 >> 清风文苑 >> 清 单
清 单
发布时间:2017-10-16 16:50:58

“来,给我写一张移交清单!”星期六一回老家,父亲就告诉我村上已正式同意他今年不再担任二社社长了,他准备把社里的“财产”给下任社长移交一下。“咱们二社穷得叮当响,你还有啥财产可移交的!”我一边说着,一边拿出笔和稿纸准备给父亲写移交清单。

父亲郑重其事地坐在我对面说:“我不干了,东西得移交给老赵,这可都是社里买的啊!”我看了一眼他说的那些东西,一个计算器,两个文件夹,一个订书机,还有半本稿纸,一盒复写纸,几把会议室和机井房的钥匙。看着这些东西,我的思绪又回到了从前……

2009年,56岁的父亲再次走上了社长的岗位。我曾劝他,现在农村工作不好干,他岁数大了,又没文化,费力不讨好,可是父亲却说自己是一名党员,社里的事情总得有人操心,最终我被他说服了。我心里清楚,是由于父亲为人忠厚、处事公道,才被大伙推举到这个位置的。父亲识字不多,但自从当上社长后,和他年轻时在大集体干生产队长一样,对待社里的事情是一丝不苟,社里谁家有几亩地、打农药畜禽防疫谁出了义务工、机井电费按时缴纳了、制种玉米抽天花了、环境卫生整治了……这些事情都在他的心里装着。这几年我一回家,也就成了父亲的业余会计和秘书。

有一天傍晚,正好我在老家,隔壁邻居因为别人挤占了自家的田埂找到父亲,要求给他主持公道,父亲二话没说撂下饭碗就出去了,通过他一晚上的努力,最终让两家握手言和。社里的一位本家堂哥,曾经想让父亲在发放制种玉米款时少扣十几元水费,被父亲拒绝了,这位堂哥就在背后说父亲的风凉话,我知道后想去找他理论,但被父亲拦住了,他说:“公道自在大家,舌头还能把人压倒!”但几乎就在同时,这位本家家里过事,父亲像没事似的挑头为他家张罗操办。每年年底,他都要把社里百来十元的开支明细写清楚,由社里的财管小组审核后,在社员会上张榜公示。由于父亲办事公道,连续几年,他都被镇上评为优秀共产党员和优秀村社干部,去年还被推荐为镇党代表和村务监督员。

想起这些往事,我一下明白了父亲的心思,拿起笔郑重其事地写下了移交清单,在移交人后面,父亲也郑重其事地签上了自己的名字。

“爹,现在你该放心了吧,没人会说你占公家便宜了,你也可以光荣退休了!”听我说完,父亲语重心长地说:“你也给我记清楚了,公家的便宜,一分都不要占。你不见多少人在小事上不注意,最终酿成大错,踏实工作,本分做人,这个底线啥时候都不能忘啊。”(作者单位:临泽县房产管理局)


勤廉兼优